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

40歲感言

40歲感言

我活了40年,今天我正式成為一個中年男子了

生日讓人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離死亡更近一步。我沒辦法想像意識消失之後的世界會怎樣,想像的時候總是感覺恐懼。人擁有意識是一件沒法解釋的事,人如果只是一堆神經突觸形成的化學反應,那就跟一台電腦一樣,只是機械式的對外界的刺激做反應,那意識為什麼需要存在?在生存和演化上,意識都沒有存在的價值。我知道我自己有意識,但沒人能證明其他人是否也有意識。這一切應該永遠無法參透了,死後就算意識還會以某種方式存在,但失去了大腦裡面的記憶,我想我也不會再是同一個我 (或許腦中的記憶,會不會被上帝備份在某處)。面對死亡的恐懼,唯一能做的理性之事,就是把握死亡之前的人生。現在此生,只剩一半

人生下半場的目標:

我想繼續求知,保持好奇心,閱讀,透過其他人的觀點去看世界,並且理解消化成為自己的獨有的想法。讀書不求多求快,求的是理解和樂趣

我想讓身體保持健康強壯。我一直認真的對待我的身體,20歲的時候我跳舞,30歲的時候我長跑、游泳,40歲的我練力量 (想到玩Diablo的時候點身體屬性,從敏捷、耐力,點到力量)。每個階段我都一直在實驗、嘗試各種訓練身體的方式。我希望我一直這樣下去,嚴格的鍛練自己的身體,儘可能延長健康強壯的時間。有一天我不能訓練我的身體的時候,就是我死亡的時候。除了訓練,我也會讀書、做研究,做各種實驗改進自己的飲食和睡眠方法,讓自己總是睡飽吃好,回復是訓練中的最重要的一環

我想繼續創造價值,我把「價值」定義為給世界上其他人他們所需要的東西。一個簡單的創造價值的方法,就是我繼續追求自己的財富,在做這件事的同時,我也會把我自己放在社會上最需要我的位置,最佳化我對整個社會帶來的價值。簡單庸俗的說,就是我要再繼續賺更多錢,努力工作加上研究投資之道。另外我也要繼續捐錢,去年一整年我捐了一萬六千美金,我自己沒太多物質需求,我希望隨著我更有錢,我可以幫助更多窮苦不幸之人,還有幫助地球維持永續的環境

我想用心教小孩,讓她們快樂長大,成長變成她們自己喜歡的大人。大女兒的名字叫予愛,二女兒叫予知,如果再有第三個小孩就叫予合,「予」是給予的意思,三個名字是giver of love, knowledge and cooperation的意思,希望她們成為懂得給予、也有能力給予的人,也希望她們重視愛、知識和合作的力量

我想好好陪老婆,希望我們可以一起享受快樂的平凡生活,體驗世界

面對有限的生命,學會專注,拋棄不重要的,把握最重要的事,學會感謝和知足,珍惜自己擁有的

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

比特幣

比特幣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之上,區塊鏈是一種速度很慢的分散式資料庫,資料庫裡面存著有史以來所有的比特幣交易資料。任何一台電腦都可以透過網路加入比特幣的區塊鏈,成為分散式資料庫中的一台機器,幫忙記錄比特幣的交易。參加比特幣區塊鏈的機器有機會能得到比特幣做為獎賞,這就叫做「挖礦」。設計這種獎賞的目的是要讓更多機器加入區塊鏈,參加比特幣區塊鏈的機器愈多,這個資料庫就愈不容易被破解,因為必須要控制一半以上的機器計算能力才能作弊

比特幣交易的時候,你把「我要付多少比特幣給某某人」這個訊息廣播給所有區塊鏈機器,這個訊息是通過你自己的私鑰 (一個數字) 簽名過的,大家可以用你的公鑰 (另一個數字) 來確認這個訊息是你發出來的, 一個公鑰代表一個帳戶,每個公鑰擁有多少比特幣、做過那些交易是公開的資訊。區塊鏈機器收到廣播訊息後,就會試著把你這筆交易記錄和其他收到的交易記錄存入下一個區塊,下一個區塊需要先能解開一個困難的數學計算才能存入,每台機器都忙著解開這個困難的數學題,先解開數學問題而存入這個區塊的機器就會得到比特幣的獎賞,也就是「挖礦」的獎賞

比特幣的特點是它是完全無中心的,也就是說它沒有發行的中央單位,它是由一群不受控制的自由機器組成的,因為需要計算力去寫入區塊,它也很難被假造,比特幣的總量會隨挖礦的行為緩慢上升,但是最終會停止,到最後參與挖礦的機器將不會再得到新生的比特幣,而只會收到交易金額的一小部分做為手續費。所以比特幣的數量是穩定的,不像政府發行的貨幣,政府可以用不同方法增加貨幣的數量,這樣做會稀釋原本貨幣的價值

儘管有這麼好的特性:無中心、安全、數量穩定。但是比特幣到底有什麼價值,就算它有這些特性,為什麼我要用錢去換?它畢竟就是只一組號碼而已 (你的私鑰)。比特幣的價值在於所有人對它的信心,你覺得它能交換到真實的商品,所以你願意用真實的商品去交換它,因為你相信之後也可以拿它跟其他人換成別的商品。這種群眾信心推疊成的價值,最大的困難在於無法估值,一個比特幣應該值多少錢根本沒有一個合理的邏輯可以解釋

舉例而言,股票和房地產,這兩種大家常常會投資的東西,相對起來就有合理的估值方法

股票,股票代表擁有一家公司的其中一部分,股票的價值取決於公司的價值,公司的價值在於它可以生產商品或服務來獲利。一家公司的真正價值等於在它生命期間所能賺到的所有淨利,折現成今天的現金。所以你可以用各種模型去預估它未來的淨利,再估計它今天的價值

房子,房地產的價值在於居住或是商業用途,不管是居住、辦公室或是店面,都可以把它簡化成租金收入,自住的房子可以當成自己付了租金給自己。房地產的真正價值等於在它生命期間所能賺到的所有租金、扣除地稅和修繕成本,再折現成今天的現金。跟公司很像,你可以用各種模型去預估未來的租金走勢,再估算它今天的價值

題外話,用這種方法估值,台北的房地產整體而言我覺得房價太貴,因為現在的租金相對房價來說非常的低,人口發展趨勢也看不出未來租金會有大幅度的成長,房子的價值脫離不了租金,租金不漲房子就沒價值。台北的房子好比一家本益比很高的公司 (我估計很多房子都是50以上),營收不見成長,又沒有長期的核心競爭力,這種時候,不管它過去價格怎麼瘋漲,都應該遠離它。價格偏離了真實價值的狀態是不會長久的,最終市場會正常運作,讓價格反映真實的價值

股票和房地產為什麼會有價值,因為它們最終產生了人們所需要的商品或服務。房子生產了居住服務,所以能產生租金;公司生產了某種服務或是商品,所以能獲利。股票和房地產的價值,背後是人的真實需求,這種內在價值是穩定而真實的

比特幣顯然不能跟股票和房地產比,因為它根本沒有內在價值。它應該拿去跟其他的交換媒介比較,像是政府發行的貨幣或是黃金,或是古代人用來交換東西用的貝殼、銅錢,或是監獄裡面犯人常用來做為交換媒介的香煙

官方貨幣,這種政府發行的小紙條沒什麼神奇之處,它就是印了一些圖案的紙。但是有一項無法取代的基本價值,就是繳稅,每一年政府都要大家上繳這些小紙條,所以大家每一年都一定要去收集一定數量的小紙條才能繳給政府,才不會被關到牢裡。因為所有人都需要這種小紙條,所以市場上每個東西也都能用穩定小紙條的數量去交換。這種小紙條幾乎可以換到一切的商品和服務,這給了它穩定的價值。只要政府還在,繼續跟大家要小紙條,它的價值就一直在,但是想想如果沒有政府,錢根本就不值錢。比特幣某些方面跟這種小紙條很像,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沒有一個每年都跟所有人要比特幣的政府,這一點非常關鍵

黃金,黃金本身就有實用價值,黃金可以拿去做成珠寶手錶,也可以拿去做成工業或醫療材料,例如假牙。即使所有人都不收藏黃金了,還是會有人買進黃金去做基本工業原料,這種穩定的需求讓黃金的價格不會跌成零。和比特幣相比,比特幣並沒有工業或是鑑賞價值,它只是一串數字,一段數字亂碼對大部分人來說實在沒有任何實用價值。不過黃金的價格超過它的單純工業價值,許多人收藏它是因為它的交換價值,黃金也沒有很好的估值方法,這一點跟比特幣就很像,所以比特幣未來也有可能變成像黃金這樣的東西。但黃金只有一個,是唯一有這種特性的金屬 (銀也有點像,但地位不可同日而語),比特幣則是幾百種虛擬貨幣中的一種而已,不具有唯一性

有件值得思考的問題就是,投資比特幣賺來的錢,是那來的錢?今天比特幣的總值是1319億美金,所有持有比特幣的人在計算他們財產的時候都會把這些錢算進去,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突然平白多出了1319億美金的錢,但是這其中並沒有實質的商品或服務產生。其實比特幣多出來的錢就是發行貨幣的錢,就跟政府增加貨幣數量 (俗稱的印鈔票) 多出來的錢是一樣的,只不過這次印鈔票的不是政府,而是挖礦的群眾。這跟世界上多了一家值1300億美金的Nvidia公司是不一樣的,這間市值相當於比特幣總值的公司提供GPU晶片,是3D圖型、VR/AR、人工智能、無人車、還有用來挖比特幣的挖礦機的重要元件,這間公司對人類是有實質價值的

做為一個分散式系統的開發人員 (我曾經參與過Hadoop和Hbase的開發),我相信區塊鏈這種無中心的資料庫應該有很多使用場景。但是對比特幣這類眾多的虛擬貨幣我還是很懷疑,很多人拿比特幣去類比17世紀的鬱金香狂熱,我覺得這樣的類比也有它的道理。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比特幣已經漲到接近八千塊了,雖然我說它沒法估值,但是我猜它還會再漲下去。最後結局如何,它會變成鬱金香?還是新一代的黃金?將來會變成21世紀的比特幣狂熱?還是21世紀的官方貨幣的終結者?現在沒有人知道

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

投資的本質

以前一直看不懂用資本賺錢這件事,覺得有些人憑什麼可以不事生產、不勞而獲,似乎社會上分成兩種人,一種人付出勞動,生產商品服務,另一種人就是白白享用前者的產出

一直到後來才慢慢了解了什麼是投資。事實上,資本本身就有自己的生產力,那些擁有資本的人,並不是不事生產,他們或許可以不勞動,但是他們的確是有生產力的

以前經濟學學過,生產要素是土地、資本、勞動和企業

隨著人工智能和各種自動化技術的進步,在未來的生產要素裡,勞動力的參與可能會漸漸被弱化,隨著各種商品和服務的虛擬化,或許連土地也不會是生產力的稀缺資源。有可能未來只需要資本和企業就可以生產出商品和服務,我相信世界正在朝這個方向前進。我又要拿我的前東家來舉例了,市值5000億的Facebook,只有2萬名員工,相對來說它需要的勞動力是極低的 (一名員工分得的市值是2500萬美金)。它的服務實際上全都是由數據中心裡面的服務器所提供,而一個巨大的數據中心裡面大概只有20個員工,數據中心雖然佔地廣闊,但是都是處在土地成本極低的荒涼之地,即使Facebook現在把所有員工都裁掉,只要數據中心有供電,網路等基礎設施還在運作,它的自動化服務也可以一直跑下去 (只是沒有員工,就不會再有持續的創新)。未來像這樣的企業可能會越來越多,需要極少的勞動力,只需要資本就能運作的企業。我舉這個極端的例子,只是想解釋,資本本身就是有生產力的東西

另外資本也不單單就指買來的設備和硬體,事實上員工的薪水,電費等消秏性的支出,也都需要資本,一家企業要運轉就是需要資本,資本是企業的血液

投資的本質,就是擁有資本的人,運用他們手中的資本,去產出商品和服務

工作的本質,就是擁有勞動力的人,運用他們手中的勞動力,去產出商品和服務

想一想這兩者並沒有什麼差別,兩者都有生產力,只是工作的人用他們的勞動生產,投資的人用他們的資本生產,兩者使用的資源不同。我們不該把資本收入當成不義之財,而要把它視為一個正正當當的生產行為,就像工作用雙手賺錢一樣正當

了解了投資的本質之後,我就不會想做一些短線的投機活動,例如當日沖銷等行為,因為它跟投資的本質是互相抵觸的,你的資本早上才給了企業,當天又拿了回來,這樣怎麼會有生產力呢?那些短線的行為都不是投資,而是投機,是一種零和遊戲,你賺的錢並不是因為企業拿你的資本去生產商品或服務,你賺的錢只是另一個投機客賭輸給你的。另外買比特幣也不算是投資,因為比特幣本身並不會產生任何商品或是服務,並不會滿足任何人的需求,只能算是投機

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參與了工作和投資這兩種活動,一方面我們去工作提供自己的勞動力,一方面很多人也把自己賺來的資本拿去投資。但這兩類收入:勞動收入和資本收入,有一個很大的不同,那就是投資的收入是指數增加的:資本賺錢之後,又會產生更多的資本,如果你再把這些生產出的資本拿去投資,它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,數學上,這是指數函數的成長,就是兩倍變四倍,四倍變八倍式的成長

工作和投資收入還有一種很大的不同,就是資本是可以轉移給別人的。一般而言你的勞動技術會隨時間變強,所以你的勞動收入也會隨時間越來越多,但是最後你不能把你的勞動技術送給你的小孩,讓你的小孩一出生後就像你一樣變成熟練的工人。但是資本不一樣,你可以把你的資本送給你的小孩,只要他跟你一樣好好投資,他可以賺得跟你投資的時候一樣多。有人或許會認為這種資本遺傳是不公義的,不過你想一想有人遺傳得到好的長相、聰明才智、身高體型,那麼為什麼遺傳得到資本就變得不公義了,每個人的出身本來就是不公平的。只能說我們大部分的人生成就其實都不是靠自己決定的,很多人覺得他得到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,這是一種錯覺,例如要是我是在平壤出生,而不是台北,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寫這篇文章了

資本收入的這兩個特性:指數增長和可轉移。最終的自然結果就是會導致社會貧富不均,因為富人的雪球比你大,他再滾就會比你的雪球滾更大,因為是指數增長所以兩者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。再者,有錢人死的時候會把他的大雪球給他的小孩,到時候他小孩的雪球還是比你小孩的雪球大,繼續滾下去差距又會再度拉大。

遺產稅是一個解決財富過度集中的辦法,至少富人死後傳給小孩的雪球相對來說會小號一點 (提外話,最近美國的減稅提案,包含了完全廢除遺產稅)。另一個方法是收資本稅,也就是直接對持有的資本收稅,例如你可以每年對有10億以上的富豪收取1%的資本稅,這樣淨資產100億的富豪每年會繳1億的資本稅,這是最直接的劫富濟貧。這件事的困難在於富人可以輕易的在國際之間轉移資產,你很難有效的清算他們的資產。另外就算可以執行,這樣的收稅也可能對經濟帶來衝擊,投資的反面就是消費,如果收取很重的資本稅,那麼富人寧可把錢花掉,也不寧資產被政府拿走,他可以拿去買私人飛機、遊艇、藍寶堅尼、鑽石、開Party夜夜笙歌。我們是希望社會上最富有的人拿錢去投資成立Tesla、Google、Facebook、Amazon這些改變人類生活方式的偉大企業,還是希望富人花錢去給他們自己享樂?(關於資本稅,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<<二十一世紀資本論>>,<21><21>很厚的一本書)

貧富不均在未來會是更嚴重的問題,之前提到勞動力在生產要素裡面會變得越來越不重要,資本相對來說更重要,這樣的趨勢會讓用資本收入賺錢的富人更加有錢,資本也會一直集中化。想想看在未來,一家無人車載客服務公司,可能只需要少量的軟體工程師和財務、市場、運營人員,就可以取代全世界所有大城市數以萬計的計程車司機,這家公司需要大量的資本但只要極少量的勞動力,它產生的大部分收入都會是資本收入

在馬克斯的<<資本論>>裡,資本家被定義成佔有生產資源,靠剝削勞動榨取剩餘價值為生的人。姑且不論「佔有」「剝削」「榨取」是多麼主觀負面的詞,如果未來的無人服務,例如一家無人商店服務,真的一個人也沒有,所有的事都是機器人做的,那麼又有誰的勞動力被剝削了,那什麼又是剩餘價值呢?所有的價值都是資本帶來的價值

工業革命的時候,人們認為機器會完全取代人類,但是人類勞動力轉移陣地,去做了一些機器無法取代的事,而且創造了新的需求。工業革命取代了人類的重複簡單動作,AI 能取代人的層面又更廣,原本非常複雜只有人類能勝任的事像開車、下棋,現在機器能做了,未來勞動力的價值必定會發生變化,勞動收入和資本收入兩者的分配也必定發生變化。其實我覺得人們現在對 AI 的預期太過樂觀,對 AI 的想像太過浪漫,把 AI 當成神一樣,甚至覺得 AI 會有意識,在我們對意識了解不多的情形下,相信一塊由矽和銅製成的電路會有意識,實在是很荒謬的幻想。我猜測在我們這幾代人之內,AI 是可以取代某些複雜的人類行為,但是還是沒辦法取代人類的商業創新 (尋找、並滿足新的需求) 和科技突破 (科學發現和新技術的開發)。如果有一天 AI 能取代人類的商業創新和科技突破的時候,人類就可以完完全全不需要勞動了,到那一天,人類社會現今以自由市場為主的經濟結構,就會徹底的發生變化 (可能得要實行共產主義,社會才能運作)。但我猜測那一天要非常久,我猜現在所有的人都無法活著看到那一天

回到現實。在這個時代,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要認真去思考怎麼去提升自己的資本收入,要像對待勞動收入一樣認真對待它,就像你不會讓你的勞動力閒置一樣,不要讓你的資本閒置。因為資本收入隨著科技進步會越變越重要